上海快三2码遗漏 www.xqauf.com

楊學山:新形勢下的智慧城市建設
來源:CIO時代網 更新時間:2016-06-29

2016年6月26日,以"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為主題的"第十屆中國電子政務高峰論壇"在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隆重舉行。北京大學兼職教授、原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楊學山先生發表了題為《新形勢下的智慧城市建設》的精彩演講。他就“新形勢下的智慧城市建設”這個主題做了三方面的分享:如何看待新和舊、智慧城市的邏輯框架、頂層設計總體規劃和具體做法。以下為演講實錄:
各位來賓、各位專家、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很高興再次參加“中國電子政務高峰論壇”。今天就“新形勢下的智慧城市建設”這個主題向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的一些看法。今天想講三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我們怎么看“新和舊”;第二個方面,智慧城市的邏輯框架應該是什么樣的;第三個方面,我們對頂層設計總體規劃和具體的做要怎么看。

第一部分,新和舊。我看到今天這個會議有一個環節就是新型智慧城市的討論。我也關注到我們現在有一些部門正在為智慧城市推進加上了“新型”這個詞。所以“新和舊”怎么看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其實城市的發展是一個時間的單行道,也就是說時間是一直往前的,沒有往回走的,因為時間是單向的矢量,所以它永遠有新和舊的問題。所以我們看“新”主要是看需求和支撐需求的技術發生了什么變化。這是把握“新和舊”的關鍵問題。而不是說像我們過去經常碰上的事情,有了新就把舊的扔掉。所以我始終說,“新”是一個相對概念。你今天有“新”,明天還有“新”,因為時間是單向的矢量,誰也不能改變,城市也是一樣。

對于今天來說智慧城市的發展,確實從需求和技術的角度有一些新的東西,而這些新的東西都是通過舊的方面發展起來的,“新和舊”之間是沒有一刀可以切斷的,它是一個連續的過程。所以說,無論是電子政務也好還是智慧城市或者是其他事情,我們看“新和舊”,主要是看技術特征有什么變化、需求有什么變化、我們做的事情由此會產生什么變化。如果這個變化足夠大的話,就好像有一個新臺階,就叫“新”。如果這個還在繼續過程中,那么我們還需要往下走。所以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來看“新和舊”就比較主動?!靶隆貝蛹際踅嵌瓤?,主要是信息技術使得智慧城市的很多系統或者是事物的發展有了新的技術支撐。而這個技術支撐使得我們做智慧城市要解決這些問題時能夠更方便。因為信息技術發展里的處理技術,第一是能力增強了,第二是小型化、可靠了,所以使得原來要做智慧城市花很多錢的話,現在錢就花的少多了。第二是信息網絡終于在物聯網和互聯網的支持下變成一個無所不在的網絡,變成了一個基礎設施,變成一個誰都可以用的平臺。我們20年前要做一個全國的信息網絡的很困難。但是今天不同了,因為網絡已經變成基礎設施,變成大家都可以用的幾乎免費的平臺?!凹負趺夥選?,作為提供方還是要掏錢的,但是作為應用方就是幾乎是免費的。除此之外還有很重要的就是傳感器,傳感器大家都在用,用的結果是越來越多、功能越來越強、價格越來越低。這樣城市就可以感知,成本就低了很多。你們想一想,攝像頭在開始的時候,一個攝像頭要多少錢,它的分辨率是多少??綺煌閬褳返謀曜加卸嗄?!那么今天你看是什么情況,多么容易。所以傳感技術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其次是數據技術。今天我們叫它大數據技術沒有問題。不管怎么說,處理由于傳感器帶來的數量的劇增和不同數據類型,我們有了新武器和新工具。這種新的武器和新工具使得智慧城市必然要處理的不同類型的數據和大量的數據,在技術上又有了新的支撐。除此之外,因為智慧城市通常需要比較復雜和規模比較大的處理能力、處理資源,然后我們氣象局才能用到的大規模數據處理,結果智慧城市很多地方也會用上。現在由于有了云計算的架構,有了新的和原來不一樣的計算架構和計算資源的利用方式,所以也方便有利,所以說信息技術為我們智慧城市更好的發展有了新的支撐的環境。尤其是我們把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可以看到智慧城市可以在一個新的技術平臺上來發展。

第二個方面,就是需求。經濟社會發展的這幾年,我們講新常態。其實有一系列新的問題需要解決,社會發展、經濟發展到一定的時候把很多問題累積起來,累積起來就會產生新的問題,需要解決。而這些新的問題和新的辦法,智慧城市是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個方面,不是所有的方面,但是它確實可以給我們解決一部分問題。所以說交通擁堵的問題、如何解決醫療健康水平的問題、教育的精準化的問題等問題也急需解決。因為城市大了,汽車多了、網絡多了,城市變化快了,因此管理就需要新的手段。所以我們需要有更加快的、更加綜合性的系統來應對這樣的問題。這是新和舊。但是所有的這些問題我們看到,城市發展每一個問題是今天爆出來的,是在時間軸上不斷積累的。所以我們要看到這個延續性,這就是我想說的第一句話。確實有新,但一定是延續過來的,沒有斷電,永遠沒有。因為城市沒有斷電,所以我們智慧城市的建設要用斷電的方式來做那肯定是不符合規律的。

第二部分,在這樣的狀態之中,看一下智慧城市邏輯分析思路與邏輯框架應該是什么樣子。這只是我的一個初步想法,自己都沒有來得及認真真正琢磨去。

這樣的一個邏輯框架或者邏輯思維的起點就是問題和思路。城市的發展和管理究竟面臨著什么樣的問題,要把什么樣的事情辦好,這是智慧城市邏輯框架的起點。北京,環境問題、大氣污染問題、交通擁堵問題,大城市帶來的生活緊張的問題,大家都很緊張。所以大家都知道,對我們31個省會城市的宜居排名,全國排名北京是倒數第一。為什么會這樣?主要原因就是在這幾個問題:污染問題、交通擁堵還有大城市帶來的節奏快、焦慮緊張當然就不幸福、不宜居了。所以智慧城市就應該從城市建設和發展、管理這些方面主要的問題和這些問題究竟是什么事,從這個角度出發,這是它的邏輯起點。

起點有了,我們假定說是,不管是交通問題還是大城市的問題,那么第二步就是要確定分析這個問題的一個系統,要確定一個系統。而這個系統的邊界把它確定下來,把系統里面涉及的主要要素確定下來,把關鍵的問題點確定下來,這些問題是由什么因素確定的,把它弄清楚。在梳理的過程里面我們就圍繞著問題和思路就構成一個系統,構成了系統邊界,構成了系統之間主要要素的相互關系和形成這個問題的原因的一個模型。就是這個問題怎么形成的,我通過要素分析把它形成起來,只要把形成問題的模型構成了,那么解決問題的思路就有了。因為不知道問題形成原因那么解決問題就會事倍功半。也許能解決但是沒有抓到根上。所以這是第二步,要形成一個系統,這個系統不僅是確定邊界,而且確定了里面解決問題的模型。我再說一遍,解決問題的模型是從問題形成的模型出來的,但是這兩個不是一個東西。但是前后次序是這樣的。這是邏輯關系。這個出來以后我們就看,誰在解決這個問題里面負主要的責任,就是主體是誰。所以我們確定主體,這個主體既有我們相應的主管部門、運營的主體以及構成這個問題形成的相關的市民,不同主體我們要找出來,然后通過解決問題的模型來看各個主體應該承擔什么樣的責任,應該通過什么樣的流程把這樣的責任能夠確定下來。也就是說,我們解決這個任務的流程在模型里已經解決了,但是流程有了還有相關的主體承擔,所以下面一步就是要把主體確定下來。當然主體里面其中最關鍵的主體就是誰是牽頭的。其實今天幾乎沒有一個主管部門是能夠把這個問題解決的,但是我們要根據前面的梳理來確定誰來牽頭這件事情,然后根據各自職責把相關主體責任清晰化。

第四步要確定技術的框架體系。因為要解決問題一定要通過信息系統解決,所以我們這個信息系統就要把它的框架確定下來,處理網絡資源、信息資源,相應的軟件,把這樣的技術框架確定下來。

第五步,我們要把相應的制度、標準、技術規范確定下來。因為我們經過這樣的分析以后,差不多有個普遍的規律是,和原來的制度一定是有矛盾的。原來的制度一定是有缺口的?;舊現灰穌庋姆治?,這個結論是肯定的。所以我們要有制度來把新的流程和新的責任用制度給它確定下來。因為這個系統是跨部門、跨層級、跨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需要有大家認可的標準和技術規范來實現它。

這樣的五步走下來,大體上一個智慧城市的框架就差不多構成了。構成之后我們還要有什么樣的機制、誰來運作它?這個是在智慧城市里面不同的內容可能會有不同的方式。盡管今天大家都十分關注PPP這個方式,其實它下面還有子類型的,PPP是個大框架,里面是有很多子類型的。所以根據事物本身來看,在這個過程里面究竟用什么機制,政府方花多少錢,受益方花多少錢,運營方在里面掏多少錢,把這個機制確定下來,再把誰來負責系統的運行維護確定下來,這樣基本上這六條過來,我們就有一個邏輯的循環。但是這個循環還有一個缺口,就是我剛才說的新和舊,因為智慧城市發展過程當中始終會有新的技術和需求,它是動態變化的。我們做的過程里面究竟是不是符合實際也是需要不斷的評價,所以說一定要有評價、有反饋。評價的目的不是為了評價,而是反饋。所以我們要對相應的各個環節進行評價,技術、需求和現在做的事情要有進行評價、要有反饋。我覺得這個邏輯框架就基本完成了。

第三部分,總體設計和事情往前走的時候對照這個邏輯框架怎么看。

智慧城市的總體規劃也好、總體設計也好,它的邏輯起點還是事物本身,是對這個城市在今天的認識水平下,或者今天我們要辦的很多跟智慧城市相關的事情,在具體的事情分析之上來形成總體設計。而不是抽象的拿出一個城市的總體規劃、戰略目標,對著這個戰略目標形成總體設計。因為這兩個,也許最后看起來差距不大,但是有一個重要的,由于路徑不一樣它可能會產生一個重要的不同。按照一個個問題事物起來的,確定下來,它可以做。因為城市的功能、城市要解決的問題幾乎大部分城市都是一樣的,最后這個邏輯大家都是一樣的,然后你又沒有解決了具體的問題和相應的邏輯思路的完成,所以你確定下來以后是找該怎么落實。那種思路,從一個個具體事物和問題分析起來的,你匯總起來以后下面怎么做就已經有了。也許最后文字上看起來差不多,但實際上不一樣。所以上智慧城市的總體規劃是我們對問題分析和把握的能力,我們能把握到什么程度就做到哪,不要對著一個邏輯的城市框架和城市功能去講。因為這樣最后很可能變成規劃規劃墻上一掛,總體設計壓根兒不是總體設計。因為講到設計那就是工程上可實現的才叫總體設計。在我的概念里面永遠是如此,講到設計,不管是總體還是怎么樣,但一定是工程上可實現的。凡是工程上不實現的,你叫什么都沒關系,但是對于我來說它一定不是總體設計。

好,可能具體做的會更關注我們今天做的事情和這個之間是什么關系。其實我們今天是很難,既使是我說過了,智慧城市的邏輯起點是對照問題和事物去做的,我們也很難在實際做的時候是按這個問題和思路去做。而是在我今天各個部門要做的、已經做的和還要做的事情為出發點,這是現實情況,幾乎各個城市誰都沒法兒避免,對于絕大部分事項來說永遠是這樣的,今天已經做的和具體的部門出發,這個問題客觀存在,你改變不了的。那么怎么辦?因為他這樣做和我剛才說的邏輯思路之間是有矛盾,這點毫無疑問。所以第一我認為我們還得這樣做,因為所有的設計,這個歷史是斬不斷的,永遠是這樣延續過來的。除了我們原來做過的之外,我們得認真看一下,這樣繼續往下做的話,對照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譬如說掛號系統,掛號系統我這樣做了,對于我們要解決的就醫難的問題究竟起什么作用。做什么事情才是為解決這個問題而做,不是為今后解決這個問題增加了麻煩。我們要認真的這樣去想,你做再小的事情也要為智慧城市的整體,或者說為這個問題整體的解決做正努力。如果說你做這件事情,盡管現在看起來是會解決一定的問題,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后它可能會成為真正解決這個問題的負作用的時候,那我一定要把它避免掉。今天我們實際上在各個部門往前做的時候這兩種可能都是存在的,一種可能是解決這個問題,再發展下去就會綜合的解決這個問題起到作用;一種是你做的好了、強化了,可能對解決這個問題帶來新的障礙。這兩種可能都有。而且我們很多人只要想這個問題就一定會想得到什么是真正解決這個問題而不產生障礙,當我們真正想清楚了,這個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好,我要說的就是這三點,謝謝大家!